專欄文章

我把你當老公,你拿我當保姆

Part.1

門被用力地撞開,寒風湧了進來。江藤來不及整理被風吹亂的髮絲,她彎下腰撿發卡的時候,只看到了一雙紅色的高跟鞋。

她的視線向上,看到來人憤怒的臉。

「是招娣啊,你怎麼能穿雙紅鞋子呢?」江藤撿起那個固定白色毛線的發卡,輕輕吹掉上面的灰。

頭戴白色毛線是江浙一帶的習俗,把一團白色毛線固定在髮夾彎曲處,固定在鬢邊,一般這種戴法是家中有人剛去世。

「我穿什麼不要你管,老頭子在世也沒說什麼,你還是想想你以後吧!」魏招娣一身紅,和江藤的一身素形成強烈對比。

「我今天來就是告訴你,給你三天時間,趕快搬走。」魏招娣一臉不耐煩。

三天,三天。

江藤不無辛酸地想,心安這才剛剛入土,他的女兒後腳就來趕她。

她輕輕地把髮夾別在鬢邊,屋外的雪下得正深,原來小橋流水的江南小鎮,冬天也會這樣冷。

冷得讓人絕望。

Part.2

 

江藤和魏心安在網上認識。認識魏心安之前,她有過一次失敗的婚姻。

和多數大齡女青年一樣,她聽從了家裡相親結婚。男人是本地人,叫張良。看上去老實本分。

江藤想,人生也許就是這樣吧。結婚,生子,結束後半生。

張良本來有一份穩定的工作,婚後竟染上賭博的惡習,常常通宵達旦,夜不歸宿。

江藤去他廠裡找過幾次,她從他們嘴裡得知,張良已經辭職了,還欠了同事好多錢。

她最終在煙霧裊裊的包子鋪裡屋找到了他,他正賭急了眼,對著大腹便便的江藤揮了一下手。

江藤躲了一下,一腳踩空。然後她看見有血從自己身下源源不斷流出來。

江藤流了產。

張良被大舅哥打掉了一顆牙後,收斂了許多。他重新找了一份工作,也不再出去賭錢。陸陸續續把賭帳還清的時候,把鄉下的媽也接過來了。

老太太一進門,就對江藤橫挑鼻子豎挑眼,說實話,她一直對這個媳婦不太滿意。十指不沾陽春水,那麼大的人嬌氣得緊,懷個孩子也能掉了,想她當年懷張良的時候,還下地幹活,摔了一跤,孩子不是照樣沒事。

她慫恿張良,不生個兒子就把江藤送回娘家。

第二次懷孕的時候,江藤格外小心,生怕出了閃失。

意外還是悄無聲息地到來。

一點預兆都沒有,醫生說是習慣性流產。對於江藤這種大齡產婦來說,懷上孩子的幾率會越來越小。

江藤欲哭無淚。

老太太等了一場空,指天咒地。凈挑些難聽的講,聽得江藤的媽直想上去抽她。

日子波瀾不驚地繼續著。

開始老太太還罵她是只「不下蛋的雞」,後來老太太看她的眼神越來越怪。

終於有一天,她知道所有的癥結所在。

那天她頭暈,剛從醫院回來,就見到張良和一個女孩坐在客廳,見到她,兩人臉上表情怪異。

「你不是去醫院了嗎?」老太太匆匆忙忙說,神情有一絲慌亂。

女孩有張乾淨的臉,面對江藤審視的目光,她有些侷促不安。

「我改天再來吧。」女孩匆匆告辭。

怕江藤誤會,張良主動解釋:是遠房的一個表妹。

江藤有些怔忡。

江藤單位組織春遊,張良親自送她到公司。還囑咐她,在外面散散心,多玩幾天都不要緊。她有些感動,雖說老太太經常針對她,至少,現在張良對她開始上心。

女人最後追尋的,不就是一個港灣,一個寬闊的肩膀,在她需要的時候,可以給她一個溫暖,有力的擁抱嗎?

事實證明她錯了。

她提前一天回到了家,房門虛掩著,她聽到了某種熟悉的聲音。

這聲音讓她心驚肉跳,頭皮發麻。

她看到那對男女在她床上顛鸞倒鳳,不知天地為何物的時候,她還是忍不住吐了。

女主角正是那個張良的「遠房表妹」。

這個家,讓她噁心。

她果斷地選擇在那張離婚協議書上籤字,簽完名字的一剎那,她有點恍惚,眼前這個男人,自己究竟有沒有愛過他?

Part.3

 

她搬回了闊別已久的娘家。

嫂子對她離婚搬回娘家頗有微詞,借題發揮和哥哥吵了幾次。父母怎麼勸都沒有用,江藤知道,這個家她是再也待不下去了。

她搬了出來。

心中有很多的苦悶無法排解,她只能寄託於虛擬世界。

家裡陸陸續續又給她介紹了幾個相親對象,她一一給回絕了。

這段婚姻帶給她的傷害,遠遠超出她的想像。

她在夜裡經常失眠,頭髮大把大把地掉。不願意聽到「張」這個姓,更害怕聽到「結婚」兩個字。

她把自己藏起來,關起來。

除了瘋狂工作,就是在網上寫寫博客。只有這樣,她才能把心中的苦悶完全釋放。

幾年下來,也收穫一眾知心的網友。

魏心安就是其中一個。

魏心安在論壇裡叫守候,江藤的網名叫煙消雲散。

開始的時候兩人沒有交集,後來有一天江藤發了一篇文,守候留言了。

開始江藤只是禮貌性回應,隨著接觸的時間越來越久,她漸漸發覺,對方像一面鏡子,照射出內心另一個自己。

Part.4

江藤慢慢地,開始期待晚上到來的日子。

晚上八點,守候會準時在線。

兩人沒有約定,彼此心照不宣。

在她失眠的日子,他陪她一起度過。

直到有一天,江藤等在電腦前,守候卻沒有出現。

你在嗎?

守候,你在忙什麼呢?

......

一個月後的一天,她終於盼來了守候,她幾乎喜極而泣。

這種漫長的等待像一種煎熬,她對他的消失做過種種猜測,一是他有家庭,另外一種猜測就是出了意外。

她寧願他是因為前一種。

守候確實是出了意外,那天吃完晚飯,他出門逛了一會兒,讓車給碰了,躺醫院一個多月。

這一個多月,他沒有聯繫江藤。打開qq,江藤的信息像海水一樣將他淹沒。

來我這吧。守候大膽地向她邀約。

讓我照顧你。

她想說「好」,可是那個字始終定格在螢幕上,沒有發送。

江藤怔怔地看著螢幕一會兒,她的眼淚噴湧而出。她無法理清自己心裡的亂麻,往事歷歷在目,叫她如何好了傷疤忘記疼。同時,心裡又有一個聲音在呼喊:答應他,跟隨自己的心。

Part.5

江藤乘坐十幾個小時的火車,來到守候的城市。

她緊張得渾身發抖,像個剛戀愛的小姑娘。她的臉上滾過一陣一陣的熱浪,不害臊,一大把年紀,還學人家小姑娘見網友。

來都來了,怕啥!她一再告誡自己:冷靜,冷靜。可是心「砰砰」直跳,嘴角總是忍不住上揚。

她想好了,從今天起,不考慮任何別人安排的感情,完全遵從自己的內心。

魏心安在車站外,一眼把她認了出來。

魏心安穿一件灰色的呢子,頭髮半百,容貌和她想像中略有出入。

他應該醜一點兒,再老一點兒。她想。

魏心安帶她吃江南的各種小吃,和她逛園林。明明是第一次見,江藤卻感覺,好像同魏心安已經是多年的夫妻。

他們像個少年那樣不知疲倦,江藤有了戀愛的感覺。

魏心安早年和妻子感情不合離了婚,女兒魏招娣隨他。

江藤剛來的時候,也沒有見到魏招娣。魏心安說她在另外一套房子裡住。

招娣不喜歡她,江藤能明顯感覺到。

第一次見面,那女孩恨不得能用眼睛在她身上剜出一塊肉來。說話也是陰陽怪氣:爸,你可真洋氣,見網友就見網友唄,怎麼還帶家裡來了。

她的臉上火辣辣地,像被針刺一般。她聽著魏心安用本地話和招娣交流了一會兒,魏招娣一直盯著她。

大約子女對父母再婚,都不會有好態度。

魏招娣勉為其難叫了她一聲「江阿姨」。

她有些尷尬地應了一聲。

Part.6

 

江南小鎮不比北方乾燥,濕潤多雨。江藤剛來半個月,就下了好幾場雨。

魏心安氣色很差,早飯過後就一直躺著。她勸過他幾次去醫院檢查他就是不聽。其實第一次見面時,江藤就發現他的臉色比一般人差些。

魏心安解釋,是從前熬夜的後遺症。

最後他實在拗不過江藤,答應去醫院。不過他有個條件,就是不去一院,非要捨近求遠去三院。

他對此的解釋是,三院服務比一院好。

檢查的結果,讓江藤傻了眼。

食道癌。

江藤沒有走,她明白,這個時候,魏心安最需要她。雖然他沒有說,但是每次他看她的眼神,裡面有著深深的不捨。

她留了下來。手術後,她一直陪在身邊,醫院有病人不堪折磨跳樓,扯管子,江藤怕魏心安也想不開。

她寸步不離魏心安身邊,她對魏心安說,我們結婚吧。

魏心安不同意。他怕自己一走,她就成了寡婦。現在沒有證的牽制,她是自由的。

她的眼淚怔怔落了下來,到了這一刻,他還為她打算。

魏心安還是走了。

在江藤陪伴在他身邊七年後,他走的時候幾乎瘦的皮包骨頭。無論江藤在這期間做了多少營養餐,他總是喝過就吐。

最後那個晚上毫無任何徵兆,喝完湯,他沒有如同以往那樣吐掉。江藤還暗自僥倖,也許這是開始好轉的跡象。

可是,魏心安再也沒有醒過來。

她在廚房收拾的時候,房間裡一片死寂的安靜。往常這個時候,魏心安總會叫她,隔一會兒叫一遍,生怕她消失。有時候,江藤就搬個凳子,坐在他旁邊。

心安,吃了藥再睡吧。

她輕輕叫喚,沒人回應。她的心裡立刻意識到什麼,她撲到床邊,魏心安的臉上一片死灰,江藤只覺得天旋地轉,什麼也看不清了。

Part.7

 

「我能不能等你爸過完六七再走?」她央求招娣。

招娣冷哼一聲,「你咋不說這這房子裡住到壽終正寢再走?」

「江阿姨,你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,老頭子這套房子是留給我的,我現在才是這個房子的主人。你曉得伐?」

主人?江藤苦笑著,心安患病以來,這個女兒就沒怎麼上過門來,只有一兩通電話過來,總說沒空來。現在說到房子,立刻就有空了。

可能,房子在她心裡,遠比她爸爸重要。

江藤還是堅持給魏心安過完六七再走,在她心裡,她就是魏心安的妻子。

「嘿,我看你是不到黃河心不死。那好,我就告訴你,這是我爸的意思。」招娣搬出尚方寶劍。

「心安......怎麼可能?」江藤回憶起從前的每一個細節,「他一直不希望我走。」

招娣看著江藤的目光中含著不屑:「那他為什麼不和你拿結婚證?」

「還不是怕你和我奪家產。」

江藤驚呆了。

「不,你撒謊。心安不是你說的這樣。他是你爸,你怎麼能這麼說他!」

招娣難以遏制地笑起來,艷麗的紅唇在這個蒼茫的冬日顯得異常醒目,猙獰。

「招娣,爸爸走了。房子和卡都留給你。密碼是你生日......」

冷不防,魏心安的聲音從招娣的手機裡傳出,聽到他的聲音,一切還如同昨天。江藤濕了眼眶。

「至於你江阿姨,你不要擔心。我沒有和她拿結婚證,她也和你爭不了家產......

「這幾年,退休的錢我都以你的名義存到了卡里。我有你江阿姨陪在身邊照顧我,就像免費保姆一樣,反正也不要錢......

保姆?免費的?

Part.8

江藤的頭劇烈地痛起來,往事一幕幕湧上心底。

魏心安帶她遊遍了大大小小的園林,古鎮。帶她吃江南的小吃,他會在微風初起的時候,替她拂起鬢邊的碎髮。

他說,如果你過得不幸福,來我這裡吧。

讓我照顧你。

沒有證,你永遠是自由的......

原來,原來真相是這樣傷人。

什麼老來相伴,原來不過都是騙人的!怪不得他要捨近求遠去另外一個醫院,他早已經知道自己的病,所以才那樣波瀾不驚。

難怪,他從不提結婚的事情。連證也不拿。原來,是怕她和魏招娣爭家產。

算盤早已打好,只有她蒙在鼓裡。以為一廂深情,終了還記掛她,保護她。

卻當她是什麼?!

保姆?!還是免費保姆!

他怎麼說得出口!

她的胸口翻湧著滔天巨浪,卻始終無法噴湧而出。她的心變得很重很重,忽然又像斷了線的風箏,不知道飄向哪去。

一切塵埃落定,他不再是她的守候,而她也該煙消雲散了。

她茫然地走在這異鄉的街道,雪在她腳底吱嘎吱嘎地響。她忘記了寒冷,她一一撫摸那些橋欄,生硬刻板。原來,這城市所有的溫潤柔軟都是假象。

她步履蹣跚地向前走,拖著沉重的行李箱。風呼呼地吹亂了她的頭髮。恍惚中,有什麼從身上脫落。她沒有回頭,身後的雪地上,有一隻鑲嵌著白色毛線的髮夾安靜地躺在風中。

-END-

往期精選

你我本無緣分

全靠我美貌死撐

誠信至上‧使命必達

我們保障您的權利,避免拿錢不辦事,能讓您的委託更有不同其他家徵信社的安心。

正派經營‧忠於委託

真辦實辦,對客戶不使用詐術騙術,對於您的案件,我們有最真誠的熱忱。

時時回報‧掌握案件

我們有高科技的技術和團隊,讓您隨時掌握案件進度,知己知彼,百戰百勝。

解決問題‧爭取權利

法律問題,千頭萬緒,我們有優良的律師團隊來做為您法律諮詢的後盾。